<code id='3D05F6B431'></code><style id='3D05F6B431'></style>
    • <acronym id='3D05F6B431'></acronym>
      <center id='3D05F6B431'><center id='3D05F6B431'><tfoot id='3D05F6B431'></tfoot></center><abbr id='3D05F6B431'><dir id='3D05F6B431'><tfoot id='3D05F6B431'></tfoot><noframes id='3D05F6B431'>

    • <optgroup id='3D05F6B431'><strike id='3D05F6B431'><sup id='3D05F6B431'></sup></strike><code id='3D05F6B431'></code></optgroup>
        1. <b id='3D05F6B431'><label id='3D05F6B431'><select id='3D05F6B431'><dt id='3D05F6B431'><span id='3D05F6B431'></span></dt></select></label></b><u id='3D05F6B431'></u>
          <i id='3D05F6B431'><strike id='3D05F6B431'><tt id='3D05F6B431'><pre id='3D05F6B431'></pre></tt></strike></i>

              我修炼开了外挂正文卷第三章我怎么就都知道了 ?“我等前往其他世界 ,若最重要的目的是探查消息 ,通常都会面临一个问题 。”天理似乎因为激动 ,话都变多了 ,“那就是身份。”

              “没错 。”太尊点头 ,眼睛也有些发亮 ,笑道 :“以往跨界降临  ,我们相对于那方世界其实都是凭空出现的,想要探查消息,尤其是深层次的隐秘 ,无疑会提高不少难度,可以后就不同了 。”

              “是的。”周恒轻轻颔首,微笑道:“神魂念头附体降临的,便可继承本来的身份 ,自然不再有身份的问题,行事起来会方便许多。”

              “不过 ,有一点还要和星主大人确定。”天理忽然道:“这个附体降临,是强行占据活人的身躯 ,还是以其他的方式?”

              “只能附体在相当于下三品层次的尸体上。”周恒解释了一下 ,随即又笑道:“倒也不仅限于人的尸体。”

              “哈哈,这却是更加方便了。”太尊笑道。

              “不过,还请两位前辈莫要心急,我是想等下次聚会的时候  ,再公布这件事情 。”周恒抬手将紫气门户收起 ,道:“毕竟 ,这是涉及到整个组织的事情,不好贸然决断。”

              “理应如此 ,星主大人思虑周全 。”太尊点头道。

              “这样也好。”天理也表示赞同  。

              “如此,我就先告辞了。”周恒笑了笑,又看了看周围 ,道:“这紫微宫世界的变化 ,就请两位前辈多费心解释了 。”

              “星主大人放心便是 。”两人道 。

              随即 ,周恒便御剑离开了紫微宫,返回星光之桥寻了对应的道路  ,前往了雍州太华山 。

              先前在施展紫微星宫伟力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言守一也在皇城。

              既然如此 ,那程绛简和竺蓁蓁就很安全 。

              而且,经历这样巨大的变故 ,中州皇城必定会处于风口浪尖上 ,言守一肯定会带她们回山 ,周恒也就直接回来了。

              正好也可以询问一下自己回返紫微宫后,中州皇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

              ……

              玉虚峰金顶  ,一座石亭内  ,周恒和言守一对面而坐。

              “师兄,你是说 ,我离开之后,中州皇城后续又爆发了一场战斗?”周恒有些惊讶,疑惑道 :“他们打什么 ,谁和谁打 ?”

              “周元盛感知到周胤在这边出了问题  ,北上而来 ,崔天河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 ,同样降临。”言守一微笑道 :“这两人在接走自家晚辈的同时,也和赵家的天人斗了一场。”

              “哈哈 ,这倒也是意料之中  。”周恒闻言也笑了起来 ,道 :“赵臻算计了我们这么多人,周胤和崔天河可都是肩负了他们家族传承之重任,除了这样的事情 ,他们的天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

              “莫说是以血脉传承的世家 ,便是我等宗门也不会就此善了。”言守一目光看了看中州方向,冷笑道 :“青帝宫 、无量寺  、长生道的天才弟子也都在,他们也来了三个天人,尤其是长生道……”

              “是不是因为方文失踪了?”周恒询问道。

              “没错,罗世昌都要急疯了 。”言守一轻轻颌首 ,疑惑道:“师弟,你知道方文的情况 ?”

              “嗯 。”周恒点了点头 ,道 :“当时我强行借用了紫微宫的力量 ,冲出那方洞天世界的同时 ,也把被困在里面的人都放了出来 ,当时就发现方文早已不在里面。”

              言守一是知晓周天巡界司存在乃至具体情况的 ,也知道周恒是其成员的身份,他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也就是说 ,他多半是在你冲出洞天之前 ,就已经消失了?”言守一闻言皱起了眉头,道:“这就真的是下落不明了,有些可惜了啊。”

              他其实一直都是比较欣赏方文的,自古以来能在下三品层次走出独属于自己道路的武者,少之又少 ,十分难得 。

              “的确有些可惜,我都还没来得及和他交手 。”周恒也有些遗憾,不过,他很快就又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疑惑,“师兄应该已听绛简她们说过那方洞天里的事情了吧。”

              “嗯 ,听说了,也听无量寺、青帝宫的弟子说了他们的见闻 。”言守一点头,沉声道 :“那方洞天世界里,有不少在天阳之战时期离奇消失的宗门和世家驻地,还有一些州郡城镇 。”

              “师兄以为 ,那个世界会是什么 ?”周恒道 。

              “师弟以为呢 ?”言守一微笑道:“先前我可曾亲眼看到你抵挡住了一尊邪神的侵蚀,心里应该也有猜测了吧。”

              “师兄谬赞,我那也只是一时之力 ,以后恐怕也没机会动用那样的伟力 。”周恒先是摇头,随即又点头道 :“不过,我的确是对那方洞天有了几分猜测 。

              “我猜测那方洞天世界  ,应该是在天阳之战时期 ,被太央帝用做了祭祀邪神 ,召唤邪神降临的一座巨大‘祭坛’ 。

              “那些曾经离奇消失的宗门和世家,以及州郡城镇 ,恐怕都是太央帝当初为了取悦邪神所筹备的‘祭品’

              “而当时太央帝想要召唤的邪神 ,恐怕和这次赵臻想要召唤的邪神是同一个,都是‘东岳泰山帝君’……师兄,你对天阳之战中发生的事情,了解多少 ?”

              “知之甚少。”言守一摇了摇头,道:“师尊曾言 ,天阳之战的那一百年里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连他老人家都不想多提 。”

              “师尊他老人家都不想多提?”周恒闻言有些惊讶 。

              居然连言守一这个现任纯阳宫掌教都对那段历史都不清楚 。

              而且他这个名义上的师父,可是亲身经历过天阳之战的道君 ,理应了解颇多才对 ,竟是不愿多提 。

              那一百年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且先不提这个了 ,师弟,有件事情,以后你要注意了。”言守一忽然转移了话题。

              “什么事情 ?”周恒疑惑道。

              “大齐可能要乱了 。”言守一轻叹道。

              “因为赵臻的事情?”周恒很快反应了过来 ,道:“他公然献祭召唤邪神 ,涉及众多顶尖大宗和世家 ,得罪了众多天人,失了人心?”

              “不仅是因为这些 ,还有那个洞天世界被发现。”言守一负手而立 ,面对云海,沉声道:“师弟,你方才猜测那方洞天世界 ,曾是天阳之战时期祭祀邪神的祭坛。

              “其他人多半也会这样猜测,如此便会知道,曾经的太央帝有多么的疯狂  ,献祭了多少宗门,献祭了多少州郡 ,众多天人乃至道君,以及亿万万生灵 ,都成了祭品。

              “这是何其可怖的事情 ,尤其之前赵臻做的事情  ,同样是在进行献祭,召唤邪神 ,这会让天下众多势力产生一个巨大的担忧 。”

              “担忧赵家,是否会再出一个想要召唤邪神的天人?”周恒沉声道。

              “不 ,是会担心再出一个近乎疯狂的太央帝。”言守一转身看向周恒 ,道 :“如此一来,压制大齐的发展 ,压制大齐的民生  ,大概率会成为北周和南晋 ,乃至于大齐本土宗门世家的选择。”

              “因为 ,大齐皇室如曾经的中央皇朝太央帝一般,修的是人皇道 ?”周恒猜测道。

              “没错 。”言守一轻轻颔首,道  :“人皇道的修炼 ,需要百姓富足,国民昌盛 ,国土广袤 ,才能聚集民心  ,证人皇道果。

              “也正是因为这样,过去的三千年来,北齐南晋其实一直在明里暗里地压制大齐 ,以后只怕会更加明目张胆 。”

              “纯阳宫也将受到影响 ?”周恒皱眉道 。

              “太华山毕竟在大齐地界,纯阳宫的弟子也多是大齐子民。”言守一道:“百岁以上者凡俗尘缘淡薄的还好,可下三品的年轻弟子 ,依旧是在红尘江湖之中,难免受到波及 。”

              “我明白了 。”周恒颔首道 :“若有人犯我纯阳弟子 ,定不会轻饶 。”

              “那就有劳师弟了。”言守一微笑道 。

              “只是我有一些疑惑。”周恒询问道 :“太虚观和南晋唐家为什么也会帮助赵臻?难道他们也希望让邪神降临?”

              “南晋太子唐开元已经失踪 ,他的目的不得而知。”言守一轻轻摇头 ,道 :“至于太虚观,的确是应该好好问问。”

              说着 ,他抬袖一挥 ,金顶外云海散开,显出一座三足金鼎,其中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正是太虚观主杨无极 。

              “这是?”周恒见状愕然 ,他没想到这金顶旁的云海里居然还镇压着一个人,看样子似乎还是言守一镇压的。

              “这是太虚观主杨无极 ,他之前来向我讨茶喝,不让我出门,当被镇压百年。”言守一说的轻描淡写,就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寻常的事情 。

              “杨无极  ? !”周恒顿时震惊 ,这位可是号称大晋第一天人的太虚观主,证道天人两千余年,曾一度和言守一齐名 。

              就这么被镇压了 ?

              自己这位师兄,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

              “杨观主 ,莫给你也遭了邪神蛊惑 ?”言守一询问道 ,并暂时放开了杨无极对外界的感知 ,让他能听到自己的话  。

              “呵 。”杨无极却只冷笑,一言不发 。

              “以杨观主的修为境界 ,应当不止于此吧。”言守一道 。

              “哼。”杨无极冷哼。

              “师兄,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周恒脑海里灵机一动,道 :“不妨让我来询问一番?”

              “也好。”言守一点头道。

              “呵呵 。”杨无极轻蔑地看了周恒一眼,没有理会 。

              “你的真正目的  ,其是想要致虚派的核心传承吧 。”周恒沉声道:“天一子就是曾经的致虚派掌门元真子的转世身。

              “那方被当作了祭坛的洞天世界其实就是属于他的 ,你来阻止我师兄,其实是想为元真子争取时间 ,好让他获得《致虚派》的核心传承 ?”

              “……”杨无极这次沉默了 ,可随即却又只冷笑一声,便不再理会。

              “致虚派的没落,有太虚观的手笔吧 。”周恒也不在意 ,继续道  :“我曾见过一部古籍上有载 ,上古神话时代,致虚派和太虚观本是一家?”

              “你是谁 ,是谁的转世身?”杨无极眼里的神光骤然大盛,隔空瞪着周恒,“你究竟是过去的哪位大能 ,哪位神圣 ? !”

              方才周恒说出了太虚观和致虚派最核心的隐秘。

              致虚派和太虚观同属一源!

              这是只有历代两家掌门在卸任之后才会得知的事情,他杨无极都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能提前知晓的。

              怎么会被别人知道 ?

              “啊 ,我记得,你们的源头似乎是叫太清道 ?”周恒装作了一副刚想起的样子,笑道 :“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

              “你不惜帮助赵臻召唤邪神降临 ,目的就是为了让天一子获得完整的致虚派传承 ,进而就可与自家太虚观传承结合,完善太清道传承,是也不是?”

              关于致虚派和太虚观之间的渊源,他是在那座‘清虞道人’神像里传来的信息里看到的 。

              这时候正好用到。

              “只不过,让我疑惑的是 ,天一子明明是元真子的转世身  ,怎么去了太虚观?”周恒按了看自己的太阳穴,笑道  :“难不成是因为知道太虚观掌教被邪神蛊惑,不敢去 ?”

              这本是周恒随口调笑用来尝试激将的话 ,却不料杨无极反应激烈 。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杨无极终于是没忍住 ,厉声大喝,怒目圆睁 ,“黄口小儿 ,无知孩童 ,你知道些什么 ,就敢胡言乱语?!”

              言守一在旁边却是看得若有所思,目光微微闪烁 。

              “杨观主看起来似乎非常在乎天一子 ,或者说元真子对你的看法啊 ?”

              周恒晃了晃脑袋 ,轻声笑道:“难道你曾和元真子交好 ,所以才不惜冒着让邪神降临的风险,也要帮他恢复本相 ?”

              “言守一,你这个师弟……”杨无极却是转头看向了言守一  ,道:“不愧是神圣转世  ,看来真的是知道不少东西 。”

              “我这位师弟,的确非同一般 。”言守一拱手笑道:“多谢杨观主赞扬。”

              “呵。”杨无极冷哼一声,又看向了周恒,道:“阁下既然已经都知道了,又何必拐弯抹角 ,戏耍我很有趣不成 ?”

              “……?”周恒却是一脑袋问号。

              我怎么就已经都知道了 ?

              我只是把从那方洞天世界里了解到的东西,再配合你的神态 ,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艺术加工,用来激将而已啊。

              这就都知道了?

              你这是想到什么了?

              我知道什么了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三章 我怎么就都知道了? 我修炼开了外挂 周流星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沐康堂百草梨膏糖

          景冀

          天神诀全文免费阅读

          郑艳丽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老三家老三

          听说我很穷

          石头就是石头

          逃生手游

          梁效

          都市之冥王归来

          卡珊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