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BC8CD01A44'></code><style id='BC8CD01A44'></style>
    • <acronym id='BC8CD01A44'></acronym>
      <center id='BC8CD01A44'><center id='BC8CD01A44'><tfoot id='BC8CD01A44'></tfoot></center><abbr id='BC8CD01A44'><dir id='BC8CD01A44'><tfoot id='BC8CD01A44'></tfoot><noframes id='BC8CD01A44'>

    • <optgroup id='BC8CD01A44'><strike id='BC8CD01A44'><sup id='BC8CD01A44'></sup></strike><code id='BC8CD01A44'></code></optgroup>
        1. <b id='BC8CD01A44'><label id='BC8CD01A44'><select id='BC8CD01A44'><dt id='BC8CD01A44'><span id='BC8CD01A44'></span></dt></select></label></b><u id='BC8CD01A44'></u>
          <i id='BC8CD01A44'><strike id='BC8CD01A44'><tt id='BC8CD01A44'><pre id='BC8CD01A44'></pre></tt></strike></i>

              唱《Lemon》东野司倒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东野千早这是吹什么风?

              还没等东野司细想,那边的东野千早就已经抬着头看过来 。

              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只不过这和《Lemon》有什么关系 ?

              还没等东野司细想 ,东野千早就已经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东野司的脑袋,俏丽清秀的面孔看上去有点担心。

              这让东野司笑了笑 ,很自然就开口唱了起来 。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境该有多好,至今还能在梦中寻到你的身影 ,就像归家取回遗忘之物。打扫尘封的记忆,幸福无可再挽回,是你最后告诉了我”

              清亮透彻的声音响起,就只是简单的清唱,仿佛就已经有了天龙八部里乔峰出场自带音响了一样。

              没办法,这首歌唱到现在  ,至少也有一两千遍了 ,东野司完全可以说一句‘无他 ,但手熟尔 。’

              如此勤学苦练之下 ,东野司开口也确实是有种特别自然 ,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

              东野千早只是听着 ,也跟着轻声哼哼唧唧起来。

              看得出来 ,东野千早应该很喜欢这首《Lemon》。

              她哼着哼着就禁不住叹了口气 ,不过并没哭出来 ,只是抬着脑袋:“最近姐姐我做了好多奇怪的梦啊。”

              东野司听了这话,直接停下来 。

              奇怪的梦?

              东野司不说话  ,只是等着东野千早把话说清楚。

              “感觉好多不知道的景象还有人在我面前出现了,就好像是走马灯一样 ,很多画面一下子‘哗啦’地闪过去 ,我还没看清楚就全部消失了真的很奇怪啊”

              东野千早差点没哭出来:“阿司 ,姐姐是不是要死了啊  ?”

              日本是有走马灯这个说法的。

              说是在人弥留之际,你做过的善事与恶事都会浮现在脑海记忆中,估计东野千早的担心就来自于这里 。

              “哪有的事 ?”东野司安慰一句,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东野千早做梦的情况了。

              这大概就是东野千早的主治医生所说的找回本我的过程那些被东野千早完全压在心底的事情 ,现在正一件一件的从她心头冒出 。

              只不过原因呢 ?

              东野千早找回本我的诱因是什么 ?

              是《Lemon》这首歌吗?

              不对如果要这么说的话,这个世界其他歌曲不也应该一样?日本音乐市场可从来不缺类似于《Lemon》这种抒情歌的。

              虽然比不上《Lemon》受欢迎 ,但如果是只要煽情歌曲有用  ,那么东野千早应该也能或多或少有所感触才对 。

              “千早姐很喜欢《Lemon》这首歌吗?”

              “不喜欢 。”东野千早用力地摇了摇头。

              她这表现让东野司没想到 。

              既然不喜欢 ,为什么还要让他唱 ,还要每天听 ?

              “我每次听见这首歌一想到是阿司写的,不知道为什么 ,胸口闷闷的,明明就是一首歌,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说到最后,就连东野千早都弄不懂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了。

              怎么听别的特别伤心的歌曲就没事,听东野司的《Lemon》就眼泪哗哗地落下来呢?

              是啊 ?

              为什么会伤心啊 ?不就是一首抒情流行歌曲吗 ?

              哎 ?抒情流行歌曲这个名词是在哪里学过来的 ?我没什么印象了 。

              东野千早抓了抓脑袋 。

              总觉得最近有很多她自己弄不懂意思的词语往脑子里跳,连她一向喜欢玩的电视游戏机都不怎么碰了  。

              她话说到这里 ,东野司也大概明白了 。

              并不是抒情歌曲没用处而是东野千早只会对自己写的歌曲会这么有触动。

              这种触动估计是她潜意识中的本我在运作影响。

              东野司沉吟一声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东野千早的主治医师小泉飞鸟打了个电话:“是小泉医生吗 ?”

              他把自己的推测与东野千早的反应告诉了那边的小泉飞鸟 ,对方思考后才立刻回答:“确实有这个可能。对于东野千早小姐来讲,您就是她潜意识下最重要的人 ,您在歌曲里面表达出来的悲伤情绪 ,说不定也感染到了她的潜意识。”

              “倘若真是这样那东野先生你也能够利用这一点  ,稍微刺激一下她可能不止是歌曲 ,东野先生您其他的作品能够表达出您情绪的作品,估计也能产生这个效果 。”

              小泉飞鸟提出了个建议 。

              这让东野司心头一动。

              能表达出情绪的作品?

              这种虚无缥缈的请求 ,要是换作其他人估计都是双手摊开  ,表示无能为力。

              可是这业务东野司熟悉啊!

              系统给的好几个绘画技能基本上都是这个作用 。

              《午夜凶铃》当初可把不少日本友人吓出阴影来了 。

              想到这里 ,东野司禁不住低下头开始盘算 。

              要让东野千早产生触动就必须要有好的作品 。

              不止是歌曲 ,指不定油画亦或是素描、速写这些也有作用 。

              只不过稳妥起见还是先从歌曲着手吧。

              或许是因为前世是职业画家的缘故,东野司的思维方式十分发散 ,但又能敏锐地抓住一根线。

              先是要抓住原因。

              《Lemon》的整体氛围是悲而不伤,这有点切合当初原主父母去世后,家庭没落,被亲戚当皮球踢来踢去的悲凉处境

              印象里  ,一开始是东野千早这个长女主持大局 ,只不过到后面她实在撑不住  ,精神受了创伤,变成了现在这种逃避现实的状况。

              所以就算是现在,东野司也从来没对东野千早提起过东野父母去世的事情 ,基本上都是以父母外出旅游敷衍。

              家里面更是不设灵龛 ,毕竟东野司就是担心这件事会刺激到东野千早 。

              只是偶尔在忌日的时候 ,东野司会一个人会提着花 ,带些点心,去埋葬东野家双亲寺庙的坟地祭拜一下 。

              毕竟自己这算是拿了原主的身体,严格来讲东野司还亏欠了东野家一些祭拜这种事情还是应当的。

              东野司找准了原因,拿定主意 ,思索一会儿,终于从脑中翻出了一首名曲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这首歌翻译过来的名字叫做《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只是这么提及这首歌曲的名字,或许不少人都不会有什么印象 ,但若是说到这首歌的演唱者中岛美嘉 ,那估计不少人都会有印象 。

              中岛美嘉在东野司前世算得上是日本的传奇女歌手,当时还被日本人称为“歌姬里最会演戏的,女优里最会唱歌的”的人物 。

              中岛美嘉凭借着一首日本国民冬日情歌《雪之华》在当年惊艳了无数日本友人,但后面不幸患上咽鼓管开放症而导致音乐活动逐渐停滞这个疾病 ,打个就是类似于有些人戴耳机听歌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说话的音量,导致发声过响。

              这对于一位歌手来讲,毫无疑问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面对社会与粉丝‘快点隐退吧’的质疑声,在这种绝望以及令人心灰意冷的情况中 ,这首歌就是中岛美嘉给所有人的答复。

              据坊间传闻 ,这首歌在当年日本还一度降低过日本自杀率,属于一代神曲。

              至于这个传闻是真还是假这个东野司就不清楚了 ,他只知道 ,这首歌应该算是最符合原主与东野千早当初境遇的歌曲被亲戚当皮球踢来踢去 ,学校谣言四传父母去世。

              这对于拥有成年人心智的东野司或许就只是挺一挺就能挺过去的事情,但对于原主与东野千早来说 ,无疑是难以应付的局面 。

              至于坂井泉水的歌曲东野司也是有考虑过 ,不过坂井泉水这位日本国民摇滚天后大部分歌曲都是奋发向上的风格所以东野司就没有考虑这位‘姐姐’了  。

              “阿司 、阿司,你在想什么 ?”东野千早好奇地伸手摇了摇东野司的手臂 ,将他从思绪中拉出  。

              “没什么。”东野司回过神来 ,乐呵呵地摇头,接着取出笔:“对了,千早姐 ,你再看看这首歌 。”

              “哎 ?可是凉花她们已经过来了阿司又要写歌吗?”东野千早瞪着大眼睛 ,心里则是感叹着 。

              阿司又写歌了 ?好厉害啊我以前写的歌根本比不上。

              嗯 ?为什么我会觉得很厉害 ?写歌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吗 ?我以前写过歌吗?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口腾起 ,让东野千早忍不住抓一抓头发。

              她真是完完全全搞不懂了 。

              “凉花她们已经过来了么  ?”

              今天是庆祝东野司《非自然死亡》实现突破单行本卷均两百万的庆功会,不止是近卫凉花,就连黑宫明纱她们也要过来的。

              老实讲 ,东野司都觉得这些小女生就是想找个借口来自己家玩闹的。

              不过也好 ,家里热闹一些,东野千早也挺高兴的。

              东野司笑着将东野千早暂时推出去,随后取了一张普通A4纸,思索着在上面写了《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的歌曲标题。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这里还是暂时先记下来 ,免得之后忘记了 。

              做完这些后 ,东野司才出了房间 ,对高桥由美她们打了声招呼。

              她们提了不少小零食还有饮料 ,特别是高桥由美这货,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块木牌子 ,上面还写着‘祝贺东野老师两百万卷均销量突破’ ,这牌子被她捏在手里面 ,显然是一路带过来的 。

              这货思维确实跳脱,一路上估计没少被人围观 。

              不过显然她不怎么在意,看上去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

              跟在高桥由美旁边的藤原葵捂着脸 ,只觉得一路上那些路人投过来的惊讶目光 ,让她一张脸全部都丢光了 ,现在只恨不得一脚踢在她的屁股上面。

              不过还是要办正事。

              她们两个人走上来,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东野同学(老师) ,恭喜你了 。”

              东野司点点头:“你们先坐一会儿吧,我刚好去买点食材回来 ,等会儿再给你们做东西吃。”

              他安排好高桥由美她们坐下 ,刚换了鞋走出门外 ,就听见背后传过来‘嘭’的摔倒声。

              这可以说是一阵闷响,东野司都愣了愣 ,回头看去 。

              近卫凉花抽着凉气,正揉着发红的额头,从地上晕晕乎乎的站起来。

              “没事吧 ?凉花 ?”

              东野司走过去将近卫凉花从地板上拉起:“怎么这么着急?”

              感受到东野司的目光 ,近卫凉花急忙伸出手在胸前摆了摆 ,随后面色涨红 :“没 、没事,那个恭喜你 ,阿司”

              她的脸皮薄得要死 ,刚才两个死党面前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等到东野司快要出门的时候 ,她才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就撞到墙倒地,现在小脑袋都还晕晕的 。

              “我和你一起去买食材吧 。”

              近卫凉花小声地说着。

              呃

              本来东野司是想答应的 。

              可看着近卫凉花下意识打着摆子的双腿,再加上她晕晕乎乎的模样 ,他还是摇摇头:“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凉花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喔喔”

              听着东野司说得这话 ,近卫凉花也不敢反驳 ,只能轻轻地点着头,乖巧地应了一声,随后又有些哀怨地看着地板,觉得今天东野家的地板确实是有些滑了要不然自己就能跟着东野司一起出门了。

              目送着东野司离开,近卫凉花重新走回东野家 。

              还没等她回到客厅 ,高桥由美诧异的惊讶声就已经传了出来:“凉花 !凉花 !不得了了!你快来看看这个 !”

              “怎么了 ?”听着死党的声音  ,近卫凉花奇怪地走回客厅。

              随后她就看见高桥由美与皱着细眉思考着的藤原葵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由美 ,有什么事?”近卫凉花问了一声 。

              她的声音细细软软的 ,再搭配着刚碰了墙的红额头,看上去有种楚楚可怜的模样 。

              “这个 !”

              高桥由美毫不犹豫将近卫凉花伸手拉过来,指着桌面上的A4纸:“凉花你自己看吧 。”

              嗯 ?

              到底是什么东西 ?

              自己的好友高桥由美一向都喜欢大惊小怪的,近卫凉花是知道的,只不过这次对方的反应实在夸张了些  ,好像发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估计并不是什么大事吧 ?

              近卫凉花好奇地凑近 。

              然后她就看见了A4纸上面的内容 。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

              啊 ?

              近卫凉花与两个死党齐齐对视 。

              这这是东野司的东西吗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三一章.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4000字)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和风遇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关于感情的句子

          白茹

          三国志赵云传

          卜余年

          穿书成了反派的小娇妻

          刘松峰

          灰塔的黎明

          芫沐

          最强狂仙

          赵中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