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55C1D86D14'></code><style id='55C1D86D14'></style>
    • <acronym id='55C1D86D14'></acronym>
      <center id='55C1D86D14'><center id='55C1D86D14'><tfoot id='55C1D86D14'></tfoot></center><abbr id='55C1D86D14'><dir id='55C1D86D14'><tfoot id='55C1D86D14'></tfoot><noframes id='55C1D86D14'>

    • <optgroup id='55C1D86D14'><strike id='55C1D86D14'><sup id='55C1D86D14'></sup></strike><code id='55C1D86D14'></code></optgroup>
        1. <b id='55C1D86D14'><label id='55C1D86D14'><select id='55C1D86D14'><dt id='55C1D86D14'><span id='55C1D86D14'></span></dt></select></label></b><u id='55C1D86D14'></u>
          <i id='55C1D86D14'><strike id='55C1D86D14'><tt id='55C1D86D14'><pre id='55C1D86D14'></pre></tt></strike></i>

              “打破轮回  ?”

              陆辛缓缓的回味着这四个字,觉得仅仅是这四个字 ,都有种异常的魔力。

              这就是妈妈的目的吗?

              “是的。”

              黑皇后轻轻的点头 ,悠然出神 ,道 :“姐姐这么傲骄又聪明的女人,想的自然不会是那些下等意识才会追求的在现实成为所谓的神明 ,或是野心大到想要登临王座之类的了 。”

              “其实她想要的 ,一直都是打破轮回,打破我们这些终极所面临的束缚罢了 。”

              “……”

              说着这些话时,她的表情,似乎也变得有些感慨 。

              没有了平时那种激烈的情绪 ,声音放得平缓了一些:

              “当初我们一起从深渊里醒来,一起来到了现实 ,我其实是比姐姐幸运的。”

              “她一开始就被捕捉到了,乃至于被利用。”

              “而我则得到了自由 ,成为了最早降临现实,且保持着自由的终极之一……”

              “只可惜……”

              她唇角微颤,好一会才继续说了下去:“我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我从自由的身份 ,因为愚蠢 ,一点一点落入了高山实验室的手里 ,成为了……”

              “……走狗!”

              说出这两个字时,声音里可以明显的听到她的愤恨。

              她像是在咒骂嘲讽别人一样嘲讽着自己 。

              骂完了,甚至还停顿了一下 ,仿佛要让自己好好的感受这份来自于自己的侮辱 ,然后才看向了陆辛  ,道:“而姐姐,却是从被束缚的命运,一点一点的走向了如今的自由……”

              陆辛听着 ,忍不住要点头  。

              是啊,妈妈怎么被一代研究员控制的 ,自己并不知道 。

              但她,似乎确实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自由 ,被关押在了自己的身边。

              同样的 ,还有失去了权柄的父亲。

              一起被关押了起来,在一个破旧的房子 ,生活了很多年 。

              他甚至忍不住去想象 ,在自己被最初的目光笼罩 ,随时处于崩溃的边缘,随时会有愤怒从自己的大脑里溢出,将所有人都杀掉的那些年里。妈妈身为可以窥探命运,却被别人控制住的一个人 。每天坐在了她的房间里,面对着窗外的点点灯火,心里又是在想着什么呢?

              或许应该有不甘和怨愤吧 ,但自己回忆起来,她似乎一直都在笑。

              只要出现在自己面前,就会带着自信而温柔的微笑……

              陆辛心里忽然微微颤了一下,想到了一件事 。

              如果当初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妈妈温柔的微笑,只有父亲的压抑与恐惧阴影……

              ……自己还会不会长成现在这个样子 ?

              ……

              “轮回……”

              他忍不住放缓了语调,慢慢的自语着 :“轮回是什么呢?”

              “轮回就是规律……”

              黑皇后微微点头,回答他的这句话疑问:“是一次次覆盖现实的潮汐。”

              “也是一代代文明的宿命 。”

              “……”

              她说到了这里时,微微停住,看向了陆辛,道  :“你了解最初吗?”

              “这……”

              陆辛忽然发现自己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自己见过深渊的最深处,那个已经死去,但又不肯死的踏实的神之尸体。

              自己甚至已经开始借着最初的力量,来消化惟一意识。

              可是,最初究竟是什么呢 ?

              “呵,你连最初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开始和人一起拯救世界了……”

              黑皇后看到了陆辛的样子,笑容里似乎多了一抹讥讽。

              陆辛微微皱眉,看了她一眼,然后手掌轻轻拧动 。

              一片无形的精神力量展开,重重的压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看起来像是已经昏迷了过去,其实一直以微不可察的速度,慢慢向外爬去的黑色小孩,将他的整个身体裹了起来。

              不仅将他的身体扯了回来 ,还提到了半空 ,然后重重的抽在了地上 。

              黑色小孩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呻吟。

              黑皇后的脸色也顿时微微变了一变,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 。

              陆辛表情温柔 ,有礼貌的向她点头。

              大概是感受到了陆辛的礼貌 ,黑皇后也立刻变得更有礼貌了一点 。

              甚至身体都微微竖直了一些,神色凝重,道:

              “最初 ,就是神。”

              “你也可以理解为  ,就是一切生命的诞生与发展的终极意义,也是最终的归宿。”

              “你真的以为 ,最初的降临 ,是偶然的吗 ?”

              “那是必然,也是宿命!”

              “其实,最初一直都在 。”

              “自从诞生了生命  ,自从生命开始拥有了想象的能力 ,最初就已经诞生了。”

              “她是人类精神世界的投影 ,也是人类族群潜意识海洋的化身 ,你可以将她当成是所有曾经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的生命总和,也可以将她视为所有生命与文明最终逝去的坟墓……”

              “……”

              听着黑皇后的话 ,陆辛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黑皇后的每一句话,自己都听明白了 ,但她想表达的意思,却一时难以消化 。

              因为她说的  ,似乎不是某个个体,似乎与自己见过的最初,不一样 。

              生命的叠加,什么鬼?

              精神世界的投影 ?又有什么意义?

              他忍不住问了出来:“这样的生命为什么会存在?它的存在 ,又有什么……目的?”

              “目的?”

              黑皇后笑了笑 ,然后摇头 :“没什么目的 ,也没什么意义  。”

              “我跟你说的 ,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沉睡在深渊最底层的怪物。”

              “也不是被你们当成办公室斗争的武器……”

              “我说的最初 ,便是最初,是最完整的,也是一直影响着现实所有人的最初……”

              “……”

              她说到了这里 ,甚至都深深的呼了口气 ,正色看向了陆辛,道:

              “不要以你作为人的思维去理解它。”

              “最初就只是最初。”

              “它会降临,只是因为它一直在按照这样的规律行动 。”

              “就像日月星辰,就像宇宙万物 ,它们的诞生与毁灭,又有什么意义 ?”

              “宇宙的爆炸与回溯 ,又有什么意义 ?”

              “意义是人才会去追求的,神不会……”

              “神的存在 ,本身就是意义 !”

              “……”

              陆辛听着她的话,忍不住微微坐直了身体。

              不太一样。

              她所讲的,跟自己之前想到的,理解的 ,都不太一样  。

              但似乎,又隐隐有某种直觉,让自己产生了好奇心,特别想接着听下去。

              “最初 ,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所独有的灾难。”

              黑皇后也微微停顿了一下,才看着陆辛,轻声道  :“最初早就诞生了 。”

              “它是生命的投影 ,也可以理解为生命的阴暗面。”

              “这片宇宙 ,所有属于三维世界的范界里,凡有思想者存在的文明与世界 ,都会有最初。”

              “从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生物诞生,它就已经诞生。”

              “它影响了这个世界上诞生的第一个文明 ,也淹没了他们 。”

              “然后又影响了第二代 ,第三代 ,第四代……”

              “你们……”

              她微微停顿,似乎想要比划一下,又放弃 ,坦然道 :“我忘了是第几代  。”

              “但如果有个文明编号的话,也许已经排到了四位数……”

              “……”

              “ ?”

              这句话多少让陆辛有些惊愕 ,甚至有些怀疑。

              “是真的 。”

              黑皇后轻声道:“最初一直存在 。”

              “每一位终极 ,都有自己的第二面,最初其实也有。”

              “她既是最初,也是最终。”

              “每当一代生命开始诞生,她就会沉睡 ,她的梦境  ,便是人类的潜意识海洋 。”

              “她的精神,影响着这一代一代的生命 ,诞生出高等智慧 ,然后又看着这一代一代的生命 ,繁衍出自己独特的精神印迹,又最终在成熟的时候,醒来,并接引生命回到母体……”

              “或许你只要翻一下红月亮事件之前的史册  ,就可以从里面看到最初的影子 。”

              “最初一直在你们文明的阴影里沉睡,但偶尔 ,也会有人在梦境里与她的触须重叠。”

              “于是,他们醒来,努力向别人描绘最初的模样。”

              “于是 ,出现了你们口中的神明 ,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宗教……”

              “最初,你们的历史与传说,一直在暗示她的存在 ,虽然,她并不在乎你们知不知道  。”

              “……”

              她似乎没有什么感情的 ,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直到最后,微一停顿 ,静静的看着陆辛 ,缓缓启齿 :

              “红月亮事件发生前 ,你们这一代的文明,就到了回归的时候。”

              “所以 ,你们感受到了压抑与失落,这是因为,最初已经不再庇护现实中的你们。”

              “……”

              “这……”

              陆辛还是觉得很难理解 ,这个概念,太过庞大。

              以致于 ,让他感觉到了思维与认知 ,都已经受到了限制  。

              “那么……”

              他沉吟了片刻 ,只能问:“如果最初真的降临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

              “如果最初真的降临……”

              黑皇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深沉的笑意:“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

              “最初降临,也就代表着每一个意识的回归 。”

              “回归的结果,也许是每一个意识,都从此自由自在的生存在了最初的母体 。”

              “就如同生活在幻想国度里的帝王,你想什么,便有什么。”

              “你可以在自己的思维里,在自己的幻想国度里,将自己当作是绝对的主角,你会做一个永恒的美梦,在那个梦里,你可以满足自己的一切欲望,无论是好的 ,还是坏的……”

              “当然了,也有可能 ,进入了母体之后 ,便是沉睡,意识被彻底抹去。”

              “但这其实也不一定是坏事。”

              “被满足所有的欲望,和抹去所有的欲望 ,两者之间 ,其实并无区别。”

              “甚至,消除所有的欲望与意识 ,还要更高级一些 。”

              “毕竟我们都明白,理论上来说 ,人的欲望是永远都不会被彻底满足的……”

              “……”

              “……”

              陆辛从黑皇后的话里,可以听出明显的嘲讽意味 ,甚至有种幸灾乐祸,也不知道这个人明明如今已经如此潦倒 ,为什么还是会尽可能的找到任何机会,表现自己的优越感。

              他没有顺着她的话去讨论,而是沉默了一会 ,沉吟着 ,道 :

              “那红月亮事件呢  ?”

              “如果最初降临 ,是不是会再发生一次红月亮事件 ,甚至……更严重?”

              “……”

              第三次降临 ,已经发生,而自己与青港 ,如今就在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有些吃力,也有些冒险 ,期间也曾经有几次 ,差一点导致全盘崩溃。

              但如今,结果还算让人满意。

              听了黑皇后的话 ,陆辛不得不去考虑 ,阻止了第三次降临 ,是不是还会有第四次?

              “不是的 。”

              而黑皇后 ,听了陆辛的询问,似乎微微出神,隐隐有些淡漠的表情被打破了 。

              她沉默了一下 ,才带了点奇异 ,又复杂的表情回答:

              “红月亮事件,其实 ,是你们反抗的标志……”

              “……”

              “嗯?”

              这句话当真是让陆辛吃了一惊,甚至觉得黑皇后的话有些离谱。

              反抗 ?

              什么反抗 ?

              现在说的可是红月亮事件。

              是曾经将前文明时代打击的瞬间崩溃 ,造成了全人类70%死亡的红月亮事件 。

              是人类自诞生以来,最大的灾难之一 。

              如今,她说这其实是反抗的标志?

              ……

              ……

              “你需要明白 ,最初的苏醒 ,或者说精神世界的回归 ,是不可逆的。”

              黑皇后似乎看出了陆辛的惊愕 ,轻声的开口:“在红月亮事件出现之前,最初的目光就已经投向了现实 ,人类族群的诅咒也已经开始。那时候,现实之中,就已经开始了很多违背你们认知的奇异事件发生,也诞生了很多拥有神奇能力的人,也出现了很多神秘的灾难 。”

              “而其原因非常简单……”

              “最初已经开始苏醒,你们已经离神很近了 。”

              “在这时候,即将回归的生物,往往有两种选择 ,有些是信仰着神明的 ,他们不会拒绝最初的回归 ,反而认为这是神的恩赐  ,如同羔羊一样,静静的期待回归的那一刻到来……”

              “也有一种,是恐慌 、害怕、疯狂 ,而这 ,也只会加剧最初的回归。”

              “还有一种,就是反抗 ,用尽一切办法反抗……”

              “……”

              说到这里 ,她抬头看向了陆辛:“不巧的是 ,你们这个世界 ,第三种人起到了作用 。”

              陆辛的心神 ,已经微微绷紧,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而黑皇后居然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似乎在思索着 ,究竟该怎么说:

              “或许 ,一切都只能说是……巧合吧?”

              “……”

              她顿了顿 ,表情看不出喜怒 ,向着陆辛道  :“只能说是巧合,造就了高山实验室 。”

              “在最初的目光投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属于第一种和第二种 ,但偏偏,当时在这片大地上 ,有着一个表面虔诚 ,实际上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拥有神明的教派;又有一个虽然是钻研科学研究 ,但偏偏一直相信,很多神话传说里藏有着揭露这个世界真相的研究人员。”

              “他们两个人,你都已经见到过了 。”

              “……”

              陆辛微微惊愕,脑海里闪过了那位神情阴冷 ,行事霸道的黑衣主教,以及那个穿着白大褂 ,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  ,但又似乎从瞳孔深处,就透露着某种冷漠与无情的老研究员。

              他们……

              “他们开始做这些准备的时候,我还没有醒来 ,因此并不清楚他们怎么做到的。”

              黑皇后道  :“不过  ,在我来到了现实之后 ,看多了他们做的事,也见到了他们的一些研究成果,倒是多少可以猜到。”

              “正是这两个人 ,在当时那个绝望的氛围里,组织了一大帮和他们有着同样目标与意志的人 ,在最初的目光已经投向现实之后 ,开始解开这世界的真相 ,并且寻找自救的方法 。”

              “我知道的是,他们从很多流传千百年的神秘组织与教派里,找到了其中有用的仪式与秘言,尊名,这些都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里,通过一次次的偶然感知到了最初的存在 ,然后积累下来的,可以和最初进行沟通的方法以及途径,他们对此加以分析,梳理,整合 。”

              “后来,他们甚至不择手段的进行了很多实验,用来检测这些仪式的重要性与正确的使用方法,而通过这一次次不同的实验,他们确定了最初的存在 ,也破解了一个个不同的古老族群里留下来的预言密码 ,借此确定了末日降临的时间,然后,做好了对抗神的准备……”

              “……”

              “对抗神……”

              到了现在 ,陆辛听到这三个字 ,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即使到了现实 ,无数的精神力量研究成果出现 ,无数强大的能力者出现,说到了“对抗神”,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离谱的想法 ,那么在当时 ,他们这些人,怎么会有了这种想法?

              尤其是他们翻阅古卷  ,并不择手段的求证……

              虽然内心里并不认可他们的做法,但想到了他们当时完成这些工作的缜密与大胆……

              ……陆辛居然隐隐的有些佩服他们!

              ……

              ……

              “呵呵,人类最大的妄想,就是通常以为,自己可以完成一些奇迹……”

              黑皇后的脸上满满都是鄙夷 ,然后轻轻摇头:

              “但是 ,人类最有趣的地方,又是 ,他们偶尔确实会完成一些奇迹……”

              “……”

              陆辛几乎有些麻木的听着她的话:“这些人经过了研究与讨论 ,承认了一个事实 。”

              “他们认为,最初的降临,是不可逆的 ,也是无法躲避的。”

              “于是 ,他们准备迎上去,抢占先机。”

              “通过对古老的悦神仪器进行分析与复原 ,加入了你们这一代文明的一些科研技术 ,他们制作了创世硬盘 ,并筛选了一部分生命,让他们作为第一批的使者去接近最初……”

              “或许,他们一开始想的,只是让这些人去求情吧 ?”

              “见到了最初 ,磕个头 ,说请你们饶了我们?”

              “虽然可笑,但我觉得极有可能是这样 ,不然我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真的会这么做 。”

              “只是 ,这样荒唐甚至幼稚的实验 ,却为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

              “因为当这个实验开始之后,他们才发现,最初强大,且不可拒绝 ,不可抵抗,但最初本身 ,却是没有意识存在的  ,最初只是一片混沌海,它只是存在于那里 ,庞大而未知 。”

              “而他们为了让被选中的生命见到最初,特意加固的意识密码,倒意外存活了下来 。”

              “当然 ,选择了那么多的实验体,却只存活了一个 。”

              “……”

              “可是,这也够了……”

              黑皇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才道:“毕竟  ,那是最初 ,或者说集体潜意识海洋里……”

              “……第一个完整的人类意识啊!”

              “或许这个意识很弱小,但它毕竟是这片海洋里唯一的意识,于是,当他进入了这无边无垠的海洋时,它便迅速的壮大 ,成长到了难以形容的层次 ,并且挟着怒火,想要反噬他们 。”

              “原本,现实中的人,毫无抵抗的能力。”

              “但是,这个唯一在集体潜意识海洋里生存了下来的意识,毕竟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现实中的影响与现实母体的保护,那些研究人员还掌握着他的命运,于是在他的反噬到来之前,他们在现实之中杀了他 ,也就导致 ,这个即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神的意识  ,溃散了 。”

              “他在庞大的潜意识海洋里死亡 ,抱着仇恨死去 ,最坏的情绪,污染着最初 。”

              “于是,纯粹的最初消失,十三终极 ,在最初的怀抱里诞生 。”

              “……”

              陆辛听到这里,已然神色绷紧,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黑皇后则是脸色平静的看向了他 ,道 :“那就是我们!”

              “夜之囚徒 、窥命师、盗火者 、藏杖人 、苍白之手  、加冕小丑、受刑之母 、执剑者、深渊蠕虫 、虚无、黑皇后  、神之梦魇 ,以及 ,在分裂出了种种情绪之后的残缺最初……”

              “每一位终极 ,都是那第一个进入了最初的精神体 ,然后被杀死的意识所拥有的不同情绪与精神特质 ,影响到了最初之后,诞生出来的意识,有恐惧、有好奇 ,有求知、有野心  ,有欲望、有混乱,有对这个世界的怜悯,也有因自身不公导致的不甘心和对公平的渴望 。”

              “当然 ,意图成为神,将整个最初据为己有的贪婪和临死前那一刻的麻木 ,对于自己能够成为这个惟一以及面对那种庞大未知的扭曲感知,也都是他当时所具有的情绪 。”

              “至于愤怒……我想你已经是最了解的一个人了。”

              “这,就是十三终极的由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八百七十九章 十三终极的由来(六千字) 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都市神王

          顾轻

          他最野了

          崔莹

          狼女也腹黑

          风青天

          最新1.76传奇

          彭岚

          天才萌宝腹黑娘亲

          詹文

          农门长安

          青风画扇